科研业绩

国外法学:临床医生参与临床试验的时候,需要思考的医学伦理问题

2021-03-01

一、前言

临床试验在目前很常见。医生常常会为临床医生和研究员角色之间的转换大伤脑筋。当招募医生为每名患者获得经济利益时,围绕临床试验招募患者的伦理问题变得更加复杂

二、临床试验

胡医生有12年的行医经验,他是内科医生小组的一员,他的病人年龄从30岁早期到80岁晚期,大多数在40到75岁之间。通常都是一些高血压、心脏病、头痛、关节炎或呼吸系统和其他器官系统的疾病的病人,会与衰老有关。有些患有癌症,有些人患有糖尿病和红斑狼疮等慢性疾病。大多数病人都有一些健康保险或医疗保险。

胡医生收到了一个合同研究机构的来信,该机构与正在向医生进行临床研究的制药公司相匹配。合同组织目前的客户公司之一在第三阶段的随机临床试验中有一种抗抑郁药物,并正在寻找能够招募患者参加的医生。该公司对检测这种药物对男性的有效性特别感兴趣。他们邀请胡医生注册多达25名参与者。

三、患者有需求

胡医生有大量的男性患者,他认为,他们患有各种类型的抑郁症,有些是因为他们老化和失去能力,他们曾经有或患有慢性疾病,带来越来越多的残疾。其他人则是因为他们失去了妻子、工作或看望子女的权利。还有一些人似乎很沮丧,不管他们目前的生活环境如何。

大多数人都不愿意尝试药物治疗或去见任何类型的顾问。“要是我能睡个好觉就好了,”他们说,“精力充沛一点”,“有工作”,或者“能看到我的孩子。” 他们很少接受这样的观点,即治疗抑郁症可能会使他们获得更多的睡眠、工作或更多的精力,因为他们不认为自己抑郁。

四、胡医生的困惑

最初,胡医生渴望参与临床试验。胡医生认为,鉴于他与他的病人有着良好的关系,并通过给他们机会为医学科学尽自己的一份力量,他可以说服他的许多抑郁的男性病人参与这项研究。然而,随着决策时间的临近,胡医生开始重新思考。

制药公司将为他登记参加研究的每个病人支付3000美元。他将跟随参与的病人2年。这些访问将对与会者免费。他想,是不是利用病人的信任,他可能会“说服”他们参加? 每3个月提供一次免费访问是否对他的失业抑郁症患者构成经济压力? 每个科目的美元3000是激励他参加的吗? 临床医生和研究者的角色会冲突吗?

五、对临床试验的思考

这项研究是双盲的,所以胡医生不会知道哪些病人正在接受试验药物,哪些没有。胡医生对正在进行试验的公司没有任何经济利益,他认为,一种副作用有限的好的抗抑郁药将比目前可用的药物具有治疗优势。

如果他不参与,合同组织最终招募的医生会比他更好地处理病人的信任和利益冲突问题吗?在什么情况下,如果有的话,胡医生是否应该同意成为该制药公司检测其抗抑郁药物的临床医生研究员?

六、临床试验的费用

试验费是临床试验的赞助人向医生提供的经济奖励,这些医生帮助确定和登记医学药物和设备的研究对象。在这种情况下,胡医生可能会在两年内注册多达25个科目。按每个科目3000美元计算,他可以接受75000美元。这笔钱的用途取决于他的团体实践规则。其中一个用途是支付这项研究的运行费用。

例如,胡医生可以利用这笔钱聘请一名助理来协调这项研究,并确保预约并酌情将数据发送给制药公司。一些医疗实践可能会允许胡医生将剩余的钱用于专业目的。例如,他可以用这笔钱参加医疗会议和研讨会,或者购买医疗设备。根据他的集体实践规则,他甚至可以将这些钱作为他工资的一部分或用于个人目的。

七、讨论

胡医生想知道让他的病人参与这项研究是否合乎道德,或者他是否有利益冲突,包括医疗和财务方面。利益冲突涉及一种情况,在这种情况下,某人有一个私人或个人利益,可能影响职业决策的方式。在利益冲突中,人们可以作出符合自己利益的决定,而不是他们有义务服务的病人的利益。

【作者声明本文编译自“The ethical questions surrounding the recruitment of patients for clinical trials become more complicated when the recruiting physicians receive financial benefits for each patient enrolled.”。



特别声明:原创文字及图片,均代表个人观点,版权属天津垚众律师事务所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协议授权不得转载、引用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天津垚众律师事务所,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在线咨询